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北戴河法院案例分析 第2期

原告赵某某与被告李某某、董某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用工主体不明情形下提供劳务者作业受损的救济

作者:刘吉健  发布时间:2017-08-09 15:23:59


原告赵某某与被告李某某、董某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

——用工主体不明情形下提供劳务者作业受损的救济

关键词:提供劳务 用工主体 受害 救济

裁判要点:因提供劳务受损,但不能确定谁是真正用工主体,由管理者或受益者负赔偿责任。

相关法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

一、基本案情

原告:赵某某

被告:李某某

被告:董某某

2014年5月,被告董某某承包了开滦西煤矿北戴河疗养院宾馆楼要对宾馆内部装修。被告董某某通过亲属找到被告李某某让其为宾馆楼打电线沟。被告李某某先期召集了几个人进场施工,后由于人手不足,被告李某某又找到原告自2014527日进场干活,当时被告李某某未告知原告给谁干活亦未告知原告工资标准。2014530日中午,原告自述其喝了一两左右的白酒,平时酒量是2斤左右,一天三顿喝酒。当天下午5点多,原告在该宾馆二楼某房间打完线沟下叉梯时,失去重心,不慎从叉梯上跌落摔倒受伤。原告受伤当天被送往秦皇岛市北戴河医院救治,住院治疗10天,被诊断为:左侧肋骨多发性骨折(5-8肋)、血胸。2014年69日,秦皇岛市北戴河医院为原告出具的诊断证明书记载,原告住院期间需一人陪护,出院后继续休息三个月,门诊复查。原告共支付医疗费2889.12元(其中原告自付889.12元,被告董某某垫付2000元)。诉讼中,经原告申请本院委托秦皇岛港城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鉴定意见为:原告的伤残等级为十级。二被告就打线沟作业未签订书面的合同,被告李某某主张其与原告均受雇于被告董某某,被告董某某主张其将打线沟的活已发包给被告李某某,双方对于二人之间的关系,各执一词。原告受伤后,被告李某某已从被告董某某处领取了打线沟作业报酬,对于结算的依据二被告也各执一词。被告李某某已按每日240元的标准将劳动报酬发给原告。

二、裁判结果

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人民法院于2015819日作出(2015)北民初字第36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李某某、董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赵某某赔偿款22393.01元,二被告负连带给付责任。二、驳回原告赵某某其它诉讼请求。宣判后,被告李某某提出上诉,河北省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1118日作出(2015)秦民终字第2386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裁判理由

北戴河区人民法院认为,关于本案的责任主体问题。原告作为受召集者、接受施工指示的打线沟作业人和按日领取报酬者,可以认定原告为雇员。但二被告就本次打线沟作业无书面合同,且就二者的关系各执一词,无法直接确定谁是原告的真正用工者。本院基于查明的法律事实,结合本案作业习惯及常识,综合考量原、被告之间的法律关系可能性及受益可能性,认为被告董某某是开滦西煤矿北戴河疗养院宾馆楼的承包人、施工管理人和最终受益人,其对原告等人的打电线沟作业并未阻止也无异议,应视为接受了该作业,推定其是原告的用工者。被告李某某没有明确告知原告该作业的实际用工者,且不能排除本人因打线沟作业而受益的可能性,亦应推定其为原告的用工者。推定二被告与原告形成雇佣关系后,作为原告共同雇主的二被告应对原告所受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另,原告作为打线沟作业人,明知饮酒会麻痹神经、降低感知能力和行为判断能力,增加在作业当中出现危险的可能性,却酒后作业,导致在使用叉梯过程中不慎摔伤,可见原告本身在受伤过程中具有明显过错,应适当减轻二被告的赔偿责任。故本院酌情确定二被告对原告合理损失承担60%的连带赔偿责任(二被告各30%),原告自负其损失的40%

关于原告所受损失问题。1、医疗费,根据医疗费票据,本院认定医疗费为2889.12元(其中原告自付889.12元,被告董某某垫付2000元);2、营养费,本院根据原告伤情,酌情确定1000元;3、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500元、交通费316元、残疾赔偿金2037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认定;4、护理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结合原告伤情,原告主张的护理人数及期限是必要的、合理的,但原告未提供护理人员的工资标准及误工损失证明,就护理费标准,应参照河北省2015年度居民服务、修理和其它服务业日平均工资87.79元计算,护理费为877.9元(87.79/天×10天);5、误工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期限377天过长,本院根据原告住院病案、诊断证明书、残疾鉴定意见,参照公安部的《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损失日评定准则》,结合原告伤情及实际年龄,认为原告误工100天较为合理。原告日常为打线沟作业人员其主张的每日97元的误工费标准不超过河北省2015年度建筑业日平均工资标准,应予支持,故本院认定误工费为9700元(97/天×100天);6、在诉讼中,原告因鉴定支出相关费用合计1483元,属于其它诉讼费用,由本院决定负担。综上,本院认定原告各项损失合计为40655.02元。结合各方当事人的责任比例,二被告应当赔偿24393.01元(40655.02元×60%),扣除被告董某某已付2000元,还应再付22393.01元。

四、案例注解

用工者不明情形下管理者或受益者负赔偿责任,是符合有关法律规定精神和案件具体情况的。

(一)、法律层面的效果

根据本案现有证据不能直接确定真正的用工者,必须基于已有法律事实,结合生活或作业常识,综合考量原告作业的联系者、管理指挥者以及各个主体在原告作业中受益可能性、原告与具体被告形成双方法律关系的可能性等因素,遵循理性原则,准确解释法律,分别判推定二被告属于法律意义上的用工者并承担相应的责任。

(二)、社会层面的效果

    农民工是一个庞大的弱势群体,是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阶层利益的实现和保障是影响社会和谐的突出问题。本案如果简单的按照用工主体不明,驳回原告诉请的话,势必会让付出劳动的农民工蒙受损失,不利于社会稳定。本案中,受理法院全面考虑到原告作业对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影响,本着遵照法律事实,维护弱势群体利益的原则,将二被告均推定为用工者,保障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和社会关系的稳定。对于一审的裁判,二审予以维持,让其他的社会大众从情感上所接受,真正实现了裁判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有机统一。

编辑:周志伟    

文章出处:北戴河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375655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